金华市下潘村明代建筑信顺堂岌岌可危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走进下潘村信顺堂,粗粗一看,颇感震惊。外面看上去还算“体面”,有模有样的偌大一幢明末古建筑,可是里面墙塌顶漏、梁断柱蛀。 
  
  在过去,信顺堂开阔考究,雕梁画栋,远近闻名。现在如同村里其他古建筑一样,由于缺乏保护与利用,风烛残年,基本处于任雨侵虫蚀的状态。有村民觉得可惜:“好几幢老房子火烧掉或者塌掉,不想信顺堂也就这样倒掉”。据说村里向相关部门打维修报告多年,至今没有实际的保护措施。 
  
  建村960多年,村中多婺派民居 
  
  下潘村位于金华山赤松镇境内,左靠凤凰山、宝长冈,背靠北山山脉,西溪、东渠两水环村在村南魁星桥汇聚,一条纵向的金义古道、一带沿溪和草塘的道路穿村而过。所有街巷均以鹅卵石铺地,建筑多为木结构,砖墙,木雕、石雕、砖雕丰富多彩。 
  
  下潘村青山绿水,一派旖旎的田园风光。如今村里尚存古河道一公里,古村落塘八口,古河道周边古松树80来棵,元代至清代先祖墓葬群保存完好,古村落供水系统至今也保存完好。 
  
  《金华市郑氏宗谱》记载,下潘原姓潘,为南宋名臣潘良贵后裔,今为郑姓人家聚居之地,始建于北宋,迄今960年的历史。选址、建设遵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周易风水理论,强调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和对自然环境的充分尊重。巷道和建筑的设计布局协调,村落空间变化灵活,建筑色调朴素淡雅。该村已经列入第一批市区传统村落名录。 
  
  下潘建筑随着明清时期婺州商邦的兴盛而发展起来,追求在有限的建筑空间内最大程度地体现其构思的精巧以及工艺的高超。 
  
  据悉,原有古建筑30多座,现存古建筑3万多平方米,保存完好的明清古民居20余座,信顺堂、贡元府、仁德堂孝子堂、胡公庙、聚德堂、郑氏宗祠等,都是典型的浙中婺派民居。 
  
  这些建筑堪称经典,如今或倒或危 
  
  下潘村古建筑各有特色,只可惜不少已经只能留存在图片、口述之中,倒掉、烧掉之后村民只能徒呼奈何。 
  
  贡元府,又名乐善堂,位于下潘村中段,建于清乾隆年间的民宅。整栋建筑为木结构,内部砖、石、木雕装饰富丽堂皇,总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是一幢保存完整的大型民居建筑。 
  
  全宅有6个天井,大小房间60间,140根木柱,大小门窗60个。全屋分内院、外院、前堂、后堂、东厢、西厢、书房厅、厅、厨房、马厩等,还有搓麻将牌的“绣水阁”、吸烟的“腾云轩”,另有保镖房、男女佣人房,屋内有池塘、用水不出屋。只是,这幢如此丰富而别致的建筑,前些年轰然倒下,如今片瓦不存。 
  
  仁德堂又名大屋,市文物保护点,由二进南北厢房组成,坐东朝西门面为磨转建筑正厅为双层露明造厅堂,用材硕大,进深九檩,明间两缝为抬梁式五架梁对前后双步,山面为抬梁穿斗混合式。相传原为抗清复明的姜应甲保护小太子逃到金华后所居住的住宅。“仁德堂里头可看的东西多了,花窗雕刻是镂空的,每根柱子上都雕刻着金华佛手,同时还有一把民国木制吊扇,现在还能转。”村民告诉记者。 
  
  信顺堂,又名上顶厅、齐园,市文物保护点,为明朝县丞文贵字宦甫号葵日之故居。据传历20年建造完成,分前后三进,两边厢房八大开间,后有花园取名桑园。门厅外有月台,外墙用磨砖贴面装饰,正厅为单层露明造厅堂,用材硕大,进深九檩,明间两缝为抬梁式五架梁对前后双步,山面为抬梁穿斗混合式,前檐牛腿是圆雕狮子、鳌鱼造型,后厅为主堂。 
  
  “信顺堂是我们村里保存比较好的一座古建筑,雕花精美又大气。”下潘村老支书郑顺成出生至今,一直住在信顺堂的一间厢房里。在他眼里,它不仅是文物,更是村民曾聚居的大家庭,孩子们嬉戏打闹的乐园,村里的婚丧喜事都在这里举办。 
  
  满目疮痍信顺堂,越迟修复难度越大 
  
  近几年来,年久失修的信顺堂里住的人越来越少了,为了保护古建筑的完好,聚会换了地方,曾经生机勃勃的信顺堂沉寂了。郑顺成百感交集,祖宗留下来的瑰宝,可得好好保护和修复。 
  
  记者在信顺堂看到,这幢大气“豪宅”已经老态龙钟,满目疮痍,梁柱雕花多处蛀空、屋顶塌陷漏水严重。内存明清金鱼缸3只、古石凳两张以及门口石鼓一对。正厅“层高”很高,两边用多根高高的杉树支撑着,这只是免于老房子倒掉,中间大梁则用三堵红砖“高柱”为支架,虽然很不协调,起码“给力”。除此之外,其他该有的维修或保护基本没有,好几个地方干脆开起了“天窗”,片瓦没有、风雨难阻。 
  
  在门口还贴着“严禁盗卖古建筑中马腿、雕花等文物,如若发现追究刑事责任”的通知。厅里面还有一张2011年12月1日贴出的公告,“上顶厅修缮资金捐助名单”,一共4个名字,其中两个的捐款金额已经涂掉,据说后来没有捐到位,另外两个是郑荣富2000元、郑顺成2000元。对动辄几百万元的修缮工程来说,这4000元钱只是杯水车薪,村里用这笔钱买了一批杉木、砖头,为老房子做了最简易实在的支撑。 
  
  下潘村主任郑荣富说,村里向有关方面提交了多次维修申请,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下文。村里集体资金非常有限,现在古建筑保护形势很不乐观,“说起来是越早动工修复越好,拖一天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新的破坏,有些东西一旦损毁想恢复是很难的”。
责任编辑:思思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月度排行

新闻速递

专题视点MORE

原创推荐MORE

精彩图片MORE

精彩视频MORE

论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网 | 中国大红鹰国际娱乐城网 | 书画圈网 | 东方大红鹰国际娱乐城媒体联盟 | 辉煌大红鹰国际娱乐城网 | 大河大红鹰国际娱乐城网 | 中艺网 | 环球文化网 | 华夏收藏网 | 文物出版社 |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大红鹰娱乐官网80999文网 | 腾讯儒学 | 东方艺林 | 贵州收藏网 | 中国经济网 | 广州博物馆 | 华夏大红鹰国际娱乐城网 | 中华汝瓷网
博聚网